快捷搜索:  

货币征程奋进者|他是上海地铁里的便衣警察,每天背着三件套反扒

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audio 元素。 字号 超大 大 标准 小 【编者按】
踔厉奋发新时代,笃行不怠向未来。
历史属于奋进者,正是一代代开拓进取、砥砺前行的人们推动着社会向前发展。浦江之水奔涌不息,千万人的努力与付出成就了今天的上海。
今年是新时代新征程具有特殊重要性的一年,8月1日起,澎湃新闻推出“新征程奋进者”系列稿件,致敬在平凡岗位上拼搏奋进的行动者。便衣警察陈建强(左一)

便衣警察陈建强(左一)

身穿T恤衫,背上双肩包,戴上口罩,肤色有着风吹日晒的痕迹,他进入轨交的身影平凡地如同你我。
其实,这个双肩包里装着“反扒三件套”:警官证、手铐和和口罩,上海市公安局城市轨道和公交总队刑侦支队三队队长陈建强是上海为数不多的便衣警察,主要职责是负责轨交反扒和治安的保障。
20条线路、508座车站、831公里里程、近1200万日均客流……他所守护的,是全世界路网里程数第一、客流规模第一的城市轨交。
十年来,陈建强在全国首创轨交大客流下的精准打击模式,带队抓获扒窃违法嫌疑人1000余名,实现上海轨交区域扒窃类案件接报数断崖式下降、重大节点“零发案”、扒窃案件破案率100%。“德勤”城市移动出行指数因此评定上海地铁为全球安全系数最高。
如今,他的步行数依旧日均三万,用双腿衡量上海轨交路网,陪伴市民安全出行每一天。便衣警察陈建强(左一)

便衣警察陈建强(左一)

“猫鼠游戏”
陈建强个头不高,身材精瘦,常常穿件T恤衫、背只双肩包混在上班族里,属于典型的路人甲或路人乙。他笑言,轨交反扒民警也有“三件套”:警官证、手铐、口罩。口罩是给嫌疑人准备的。每每抓到嫌疑人,第一时间用口罩蒙住他的眼睛,既能防止嫌疑人逃脱,也能更好地保护被害人,还可以防止民警曝光。
反扒民警在观察、发现坏人的同时,也要防止被坏人发现。从警第一天,师父就告诉陈建强,反扒要甘于无名、安于寂寞,勇于直面“苦累脏危难”。
从警十年,陈建强深以为然。他曾经跟踪一个扒手转过7条线路途经58个车站。
一次,一位失主报案称他一部用了多年的手机在地铁上“遗失”了,但后来却被人在世纪大道站捡到,可此站他从来没去过。怎么回事?对此,陈建强的判断是,小偷行窃后发现旧手机卖不出价钱,随手丢在了车站里。
一个连小偷都看不上的旧手机能值几个钱?可陈建强并不这么想,勿以恶小而不除,乘客的一针一线都不允许偷。很快,他通过队所联动,精准布控,迅速在茫茫客流中锁定了扒窃嫌疑人。
这天,该人再次作案时被陈建强人赃俱获。搭档去寻找被害人取证,陈建强把嫌疑人控制在墙壁前,准备上铐。没想到,对方竟突然一发力,用头狠狠来顶陈建强的下颌,他被顶得眼冒金星。对方趁机挣脱开来,拔腿狂奔。陈建强被带倒在地,重重摔了一跤。但不服输的陈建强爬将起来,穷追不舍,终于在几百米外将其死死压在地上。
增援的队友赶到后,发现陈建强脚上竟然只剩了一只鞋,并且满嘴是血。这时,陈建强才发现自己下巴脱臼了。
还有一次,陈建强在人民广场站抓捕一个用镊子行窃的扒手。对方力气大得出奇,让他使尽全身力气也未能成功上铐。一个拼命反抗,一个不愿放手,两人互不相让,僵持了好几分钟。后来是在三个年轻力壮的男乘客的帮助下才合力将其制服,扒手藏在怀中的镊子甚至都因用力过猛而剧烈弯曲。上完铐后,陈建强顿觉虚脱,胸闷气短,手背上留下一道道淤青。
反扒抓人难,取证更难。有个老贼自恃“技艺精湛”,把钱包偷出后取走1万多元现金,又把空包放回去,现金被他第一时间存进ATM机。被抓时,他竟两手一摊:不是我干的,除非你能证明这卡里的钱是偷的。
面对挑衅,陈建强毫不退让。他连夜调阅银行72小时的取款录像,走访当天取款市民40人次,创新使用银行ATM机清分系统与人民币冠字号作为证据,最终将这个老贼绳之以法。
十多年的“猫抓老鼠”让陈建强具备了敏锐的眼力,通常他在地铁车厢内扫一眼,就能发现重点观察对象,进而开始“盯梢”,“普通人进地铁一般直接就掏出手机,低头看手机了,最多抬头看看站台指示,如果有人在车厢内来回走动,眼睛还四处乱瞟的,大概率是有问题的。”陈建强也说,人都是相由心生,大部分惯偷因为有吸毒好赌等恶习,大多面色蜡黄,身材干瘦,因而在人群中也更容易被区别出来。
“更精准更智能”
2019年,是陈建强反扒生涯中最难熬的一段日子。那段时间,轨交区域扒窃高发,他和队友们疲于奔命。
车厢站台、自动扶梯、售票处、进出站闸机、地铁进出口,都成了扒窃高发区域。拔耳机线偷手机,车厢里割包、开包,趁人多拥挤摸口袋,用镊子夹口袋内财物,作案手法多种多样。
陈建强甚至要开始关心天气:每逢下雨天,地铁出入口案件便会高发,因为下雨时乘客要用一个手撑伞,一侧的口袋处在失控状态,容易给扒手可趁之机。
陈建强想,一味靠拉长工作时间、人工发现是治标不治本的,必须依托信息线索提质增效,走精准打击之路。
他一头扎进上海火车站站、人民广场站等24座扒窃案件高发车站,走访12家派出所、200余家车站商铺、500余名车站工作人员,研究扒窃案件发案规律,最终形成队所联动反扒打击“一站一方案”,在全国范围内首创了轨交大客流下的精准打击模式。
一旦发生扒窃案件,反扒力量精准介入,确保90%以上的扒窃案件能在3小时内明确嫌疑人、24小时之内完成抓捕。就这样,短短一年间,陈建强和队友捣毁盗、销团伙30个,抓获团伙成员157人,重点车站扒窃立案数下降超过80%。
2021年以来,陈建强更是秉承“科技+人力”理念,将反扒工作主动融入以风险防控“一平台、三体系”为主体的新型现代警务机制,动态隐患清零和精准打击犯罪“两手抓”“两手硬”,使上海轨交扒窃案件呈断崖式下降。
2019年,上海轨交区域扒窃案件数为17000多起,2020年降为6000余起,2021年降为300余起,现在已是零星的个位数。
扒窃案件大幅下降后,新的犯罪手法衍生了出来,但对陈建强来说,无论扒窃还是其他违法行为,只要影响乘客安全感、满意度都是他的打击重点。
他和队友主动出击,紧盯轨交区域猥亵、侵犯他人隐私、“隔空飞投”、“名借实骗”等新型治安问题,快查快处,净化治安环境,持续确保了轨道区域更安全、更有序、更干净。
不久前的一个傍晚,乘客雷小姐在换乘通道里遇到一个帅小伙搭讪,问她暂借200元应急。雷小姐加微信转钱几天后竟被他拉黑,电话也不接,200元打了水漂。而在同一个地铁站,大学男生小曹也遇到两个美女借钱,套路一模一样。
陈建强敏锐感觉到,这两起案件不像是偶发,结合被害人对“借钱”人员的口音、话术、穿着等细节描述,他初步判断这是利用轨道交通客流量大、选择面广等条件,针对乘客实施的一种“名借实骗”的新型诈骗行为。
但其难点就是案值太小,难以证明嫌疑人的主观恶意。陈建强跳出固有思维,不再就案论案,拘泥于一人一事的个案,改从整体上来进行分析犯罪特点;而要从整体上来分析,就需要查找并询问大量被害人。
串案并案、反复甄别、走访线索、深挖数据……为了这个案子,陈建强带队走访、查实了上百名被害人,一举将10名犯罪嫌疑人抓获,查证赃款20余万元。陈建强

陈建强

从警十年,陈建强很少有机会在公开场合露脸,低调是他一招制敌的法宝,他也很少有机会穿警服,但他其实和许许多多便衣警察一样,时时刻刻把警服穿在心里。
轨交无贼,是陈建强最朴素的愿望,也是市民安全出行的基石,如今的他还带起了徒弟,把这份守护之心传承下去。(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新征程奋进者|从退役军人到王者骑手,他在上海传递烟火温情

便衣警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共有:187人留言! 共有:187人喜欢本文!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